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新聞首頁  »  評書評論  »  周恩來欣賞的連派評書藝術艱難延續

周恩來欣賞的連派評書藝術艱難延續

時間:2014-11-03 | 點擊:加載中 | 來源:

 “建安十三年秋七月丙午日,曹操率領五十萬人馬,兵發江漢。此時荊州牧劉表已經亡故,荊襄水陸馬步軍二十八萬投降了曹丞相,與曹軍合為一處,一共八十三萬,號稱百萬之眾,沿長江扎營下寨,連營三百余里,虎視江東。”《三國》里這段“赤壁鏖兵”,72歲的連麗如說得神采飛揚,書館里的聽眾聽得聚精會神,如醉如癡。

不能叫“連派評書”失傳

連麗如原名連桂霞,出身評書世家,父親是評書大師連闊如。

連闊如出生在北京,家境貧寒,只讀過幾年私塾和小學。自從他在天橋看到了評書藝人口若懸河的表演,就癡迷上了這一行。評書藝人李杰恩見他口齒伶俐,聲音洪亮,把他收為徒弟,“連闊如”是他的藝名。他稟賦超人,勤奮好學,又博采眾長。連闊如是琉璃廠舊書店的常客,演出收入除去養家,大都買了書。為了摹擬歷史人物,他從京劇當中吸收、借鑒表演技巧,并運用韻白、方言豐富自己的評書表演,尤其擅長表現歷史傳奇的“袍帶書”。

1937年11月,北京的電臺開始播放評書節目,連闊如率先演播了《東漢演義》。每當電臺播出他說的評書,路上行人稀少,家家的收音機旁都圍著聽眾,當時北京流傳著“千家萬戶聽評書,凈街凈巷連闊如”的贊譽。

1949年7月,連闊如作為北京曲藝界的代表,出席了第一屆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1953年9月,他參加中國文聯第二次代表大會,當選為新成立的“中國曲藝研究會”副主席;1954年,他當選為全國政脅委員,又當選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代表。20世紀50年代初期,連闊如先后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北京人民廣播臺演播《三國》、《水滸》、《岳飛傳》等傳統評書,與此同時,又在北京和河北的廣播電臺演播《暴風驟雨》、《李有才板話》、《不死的王孝和》等新編評書,都深受聽眾喜愛。

1956年,在上海舉辦的“中國南北曲藝匯演”當中,連闊如見到了周恩來總理。周恩來關切地問他有沒有徒弟,當聽說他一直沒有收徒弟,又得知子女當中沒有人學評書,便鼓勵他讓自己的子女繼承父業,還囑咐連闊如:不能叫廣大群眾喜愛的“連派評書”失傳,一定要將“連派評書”傳下去。

天有不測風云。1957年春天,連闊如在第二屆全國政協第三次全體會議上指出了曲藝界存在的問題,例如傳統曲藝的保護和傳承、小型文化娛樂場所的保存和建設、民間說唱藝人的工作和生活保障等,同時還提出了一些積極的建議。他的發言被刊載在了報紙上,題目是《為繁榮新的曲藝而努力》。當時連闊如指出這些問題,表明他獨具慧眼,見識不凡。這一年5月,連闊如被錯劃為“右派分子”,此后10余年,他遭受了極大的磨難。1958年,連闊如被下放到北京宣武說唱團,當時正在電臺演播的《三國》被停播了,他的聲音從此從廣播里消失了。

當年周恩來那番不能叫“連派評書”失傳的囑咐,連闊如一直銘記在心。身處逆境的時候,每當想起此事,他的心里總是異常沉重。連闊如深知藝人的辛苦,一直希望子女們好好讀書。連桂霞是連闊如最小的女兒,當時在北京師范大學附中讀高中,各門功課都很出色。看到父親遭遇厄運,為了幫他承擔全家老小的生活,連桂霞逐漸萌生了跟父親學評書的念頭。

連闊如下放到宣武說唱團以后,團領導一再表示希望培養他的子女傳承父業。他對團領導說,如果女兒學不出來就回家,決不給說唱團添累贅。1960年3月,連桂霞進了宣武說唱團,她的命運從此產生了轉折。

“連麗如”是連闊如給女兒起的藝名,這個名字里蘊涵著他的殷切期望。揚州評話名家王少堂的孫女王麗堂繼承了祖父的衣缽,16歲就登臺說《水滸》,“王派評話”由此后繼有人。連闊如期望女兒也能夠像王麗堂一樣,日后成為“連派評書”的傳人。

說透人情方是書

父女兩個人成為了師徒,連麗如跟著父親風塵仆仆地出入北京各個書館。當年茶館是評書演出的固定場所,專為聽評書的茶館又稱為“書茶館”或“書館”。20世紀60年代,北京大約有40余家書茶館,大多聚集在天橋一帶。

父親在場上說書,連麗如坐在下面聽書、背書,回家以后,埋頭閱讀父親珍藏的各種版本的《三國演義》、《三國志》、《漢書》。為了讓女兒增長見識,父親出門訪友都帶著她,因此她見過蕭長華、郝壽臣、譚富英等許多名家,潛移默化地受到了藝術上的熏陶。

聽書聽了大半年工夫,父親教了她一段《三國》里面最講究基本功的《轅門射戟》,從語言到表演,逐字逐句、一招一式地點撥。頭一回上場說書是在門頭溝的“趙一軒”書館,連闊如先上場,說到一個段落,戛然而止,向聽眾托付道:“小女隨我學書,已略有所成,下面一段兒,讓她來說,大家給捧捧場。”聽眾都是連闊如的書迷,聽了這番鋪墊,正想見識一下“連氏評書”是否后繼有人。這段《轅門射戟》,連麗如說的中規中矩,滿場座無虛席。一般人學說《三國》,得好幾年才敢上場,她只學了不到一年,18歲的姑娘便上書館說《三國》,一時傳為佳話。連闊如說《三國》,傾注了幾十年的心血,連麗如得其真傳,從此成為了北京第一個女評書演員。

1961年8月,連麗如正式在天橋劉記茶館說長篇評書《三國》,父親在茶館外面邊聽邊掉眼淚,暗自感嘆:“連派評書”總算后繼有人了。一次演出之后,連麗如問父親說評書的訣竅,父親的一句話,令她終生難忘:說透人情方是書,懂多大人情說多大書,你將來懂得人情世故了,必能成家。

在“文革”動亂中,大部分文藝團體被迫解散,宣武說唱團也沒能逃脫厄運,連闊如被強迫退休,連麗如夫婦雙雙下放到了工廠。1971年8月,在屈辱困頓當中,一代評書大師連闊如病逝。

“文革”結束后,文藝界撥亂反正,連闊如獲得平反昭雪。1979年9月,連麗如回到剛剛恢復的宣武說唱團,專業已經荒廢了13年,但她決心一定要繼承“連派評書”,實現父親的遺愿。

評書藝術迎來了復蘇時期,各個廣播電臺又陸續播出傳統評書,在聽眾當中產生了極大的影響。連麗如演播的《三國》、《東漢演義》、《隋唐演義》等幾部長篇評書,先后在各地電臺和電視臺播出,當時好評如潮。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北京人民廣播電臺相繼播出了連麗如播講的小說《康熙大帝》和《鹿鼎記》,她在演播中既保持了原著的語言風格,又不失傳統評書的特點,當時收聽率均名列前茅。行家們都認為連麗如說書注重刻畫人物,在評點上尤其見功夫,體現了“連派評書”的風范。

傳承是最有效的保護

2008年,北京評書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09年,連麗如當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性傳承人。
評書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讓連麗如喜憂參半。非物質文化遺產越來越受到全社會的重視和保護,應該說是難得的歷史機遇,但評書藝術目前正面臨著與其他曲藝形式一樣的境況,青黃不接,后繼乏人。聽眾們都憂心忡忡,擔憂這份厚重的文化遺產一旦消亡,將來人們只能從錄音資料中去回味咀嚼。

評書藝術的傳承和發展有著傳統的方式,這就是師徒之間的口傳心授,再加上表演當中的經驗積累,藝術上才能逐漸成熟和完善。讓評書薪火相傳,后繼有人,成為了眼下這一代評書演員的歷史使命。2007年6月2日,連麗如收了王玥波等6個年輕人為徒弟和義子。她教徒弟從來不辭辛苦,不管付出多大工夫,她都認為值得。

連麗如常和徒弟們說:我離不開書館,書館才是說書與聽書的地方,只有在書館里才能品味到評書的魅力,也只有在書館里才能磨煉出來真正的評書演員,我就是書館培養出來的評書演員。當初連麗如重返書壇時,北京的書館已經蕩然無存,她和丈夫四處奔走,先后開辟了龍潭湖、鼓樓、“小梨園”、“月明樓”等多家書館,多年來始終堅持在書館里表演評書。2007年以來,在社會各界的支持下,連麗如攜同弟子又開辦了宣南、崇文、東城等三個書館,每場票價僅為30元,是全北京演出場所最低的票價,至今已經連續演出了700余場,聽眾達到了7萬余人次,其中一半的聽眾場場必到。

連麗如表示,開書館說評書,是在培養和磨練徒弟,同時也是增進與聽眾的交流互動,也是在培養評書聽眾,傳承是最有效的保護,絕不能讓這份文化遺產在我們這一代手里丟了。

斗牛棋牌app制作
天津时时走势图 彩票开奖快三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走势一牛 极速赛走势图网址 手机游戏下载大全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云南时时官网 2018年白姐正版资料图 湖南快乐十分组三走势图表 赛车pk10盛世直播 五分彩开奖记录 老时时历史号码 13334香港马会开獎结果 今天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四川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开